進入2024年,中國創新藥行業市場仍比較低迷,預期中與美國生科強勁的共振沒有到來。

不過,這并不能抹殺創新藥行業過去幾年的進步。去年以來,持續重磅BD的出現,論證了國內藥企的創新實力并不差。

當然,創新實力得到驗證,依然不能與成長輕松劃等號。市場本身的周期性波動等問題,都會給藥企帶來考驗。

但相信,這也不會難倒國內藥企。過去幾年,包括百濟神州、榮昌生物在內深耕創新的頭部選手們,大都已經找到了一條屬于自己的突圍路徑。

盡管外部環境風聲鶴唳,但它們在下行壓力大的環境下,依然保持健康、穩健的發展節奏。

我們對于國內醫藥行業信心,也來自于此。頭部選手們正在證明,在追逐創新夢想的道路上,只管努力,其他的交給時間。

 / 01 /

優與快,勾勒增長敘事

在如今的時代語境中,創新藥競爭向來講究“人無我有、人有我優”,這是大部分藥企在勾勒的增長敘事。這其中,榮昌生物是典型。

截至目前,基于抗體和融合蛋白平臺、抗體藥物偶聯物(ADC)平臺和雙功能抗體平臺三大技術平臺,榮昌生物構建了覆蓋自身免疫、腫瘤和眼科三大疾病領域的產品管線。

管線儲備上,榮昌生物開發了20余款候選生物藥產品,包括以RC18為代表的自免藥物,以RC48、RC88、RC118等為代表的抗腫瘤藥物,以及RC28、RC218等眼科藥物,覆蓋PD-L1、ADC和融合蛋白等多種藥物類型,ADC管線占比超50%。

20231110082022KFaqNJ.jpg

梳理這些管線,不難發現,大部分管線都具有“快”或是“優”的特點。

在腫瘤領域,榮昌生物大部分管線都足夠“快”。

大家耳熟能詳的RC48(維迪西妥單抗),是首個上市的國創HER-2 ADC,已有胃癌、尿路上皮癌兩大適應癥獲批上市且均已進入國家醫保目錄,另外還有多項關鍵/3期臨床研究正在進行中。

進度優勢,讓榮昌生物的管線布局,擁有更高的確定性。當然,一款成功的創新藥,既要追求速度,也要追求質量。這也是榮昌生物所追求的“優”。

具體到維迪西妥單抗上,其治療HER2陽性局部晚期或轉移性尿路上皮癌的兩項2期臨床研究匯總分析結果顯示,患者客觀緩解率50.5%,中位持續緩解時間(DoR)為7.3個月,總生存期(OS)為14.2個月。該研究結果已經于2023年11月獲國際腫瘤學期刊《臨床腫瘤學雜志》(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JCO)在線發表。

維迪西妥單抗聯合特瑞普利單抗治療一線或二線尿路上皮癌的研究在2023年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SCO)上發表,客觀緩解率高達73.2%,無進展生存期為9.2個月,兩年生存率為63.2%。

另外,維迪西妥單抗治療宮頸癌2期臨床研究的初步數據顯示,客觀緩解率(ORR )為 43.8%,可大幅提高治療有效率,并且安全性可控。同時,維迪西妥單抗聯合賽帕利單抗治療晚期宮頸癌的2期臨床研究已經啟動。

作為國內少數擁有全面集成ADC平臺的生物制藥公司之一,榮昌生物在ADC領域的布局不只是RC48。靶向MSLN的RC88、靶向c-MET ADC的 RC108、靶向Claudin18.2的 ADC RC118等在研ADC管線均在快速推進中。

最引人矚目的是RC88,這一項目于2023年12月獲得美國FDA許可開展國際多中心2期臨床研究,緊接著又于2024年1月獲得FDA授予的快速通道資格,其聯合信迪利單抗治療晚期惡性實體瘤1/2期臨床研究也已獲得CDE批準。而RC118則是全球臨床進度領先的Claudin18.2 ADC之一,且在胃癌、胰腺癌領域,接連獲得了美國FDA的孤兒藥資格認定。

“快”與“優”,在自免管線布局上也得到體現。作為全球自免賽道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泰它西普是全球首個靶向BLyS(B細胞刺激因子)和APRIL(增殖誘導配體)的雙融合蛋白,也是該領域的FIC(First in class)藥物。

在諸多疾病領域,泰它西普又具備巨大的BIC(Best in class)潛力。據臨床數據,泰它西普作為全球首款雙靶點治療系統性紅斑狼瘡(SLE)生物新藥,其高劑量組反應指數(SRI)顯著高于安慰劑對照組(82.6% vs 38.1%),對SRI的改善程度明顯好于目前已上市的生物新藥,是SLE治療的一個重大突破。

泰它西普的競爭力還體現在治療視神經脊髓炎、類風濕關節炎、干燥綜合征、IgA腎病等多個領域,不僅進度快,且療效潛力巨大。目前,泰它西普有8個中國或全球多中心3期臨床研究正在進行,其中原發性干燥綜合征、重癥肌無力的3期臨床已獲FDA批準。值得一提的是,在IgA腎病領域,當前療法效果有限,存在未被滿足的臨床需求,泰它西普研發進度處在第一梯隊;在重癥肌無力適應癥方面,泰它西普收獲了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頒發的孤兒藥資格,以及中國藥監局藥品審評中心(CDE)的突破性療法認定,實力得到肯定。

腫瘤和自免之外,榮昌生物的眼科戰略打法也是類似。眼科領域,榮昌生物進展最快的管線,是RC28-E。

作為全球首創VEGF/FGF雙靶標融合蛋白藥物,RC28-E可同時阻斷VEGF和FGF家族的血管生成因子,從而更有效地抑制血管異常生長。

相比于單靶VEGF抑制劑,RC28-E獨特的結構設計展現出優異的臨床療效。而且,RC28-E的人源化設計,可以有效延長其半衰期、減少給藥頻率、減輕患者不適。

榮昌生物對RC28-E寄予厚望。2023年3月,RC28-E頭對頭阿柏西普治療wAMD的3期研究已經啟動,結果有望于2025年揭曉。阿柏西普由拜耳開發,2011年獲得FDA批準上市,為首個VEGF融合蛋白藥物,2018年獲得NMPA批準,商品名為艾力雅,是AMD和DME的標準療法,2022年收入96億美元。倘若RC28-E真能在頭對頭臨床試驗中擊敗對方,證明自己BIC(Best in class)的潛力,那么,它想要在全球眼科市場占據有利地位,成為下一個眼科超級重磅產品也未嘗不可。

考慮到治療糖尿病黃斑水腫和糖尿病視網膜病變等適應癥的臨床研究也在如期推進,RC28-E或有希望加速榮昌生物在眼科領域的卡位,成為公司下一款重磅產品。

醫藥產業的發展,根植于創新屬性。榮昌生物基于核心能力,一步一步向增量市場外擴管線,儲備多個優與快的大單品,為后續的增長埋下了諸多伏筆。

/ 02 /

謀與略,打開更大空間

當然,只有好產品并不足以支撐藥企長遠發展。藥企要想最終成為頂流,不僅需要技術支撐,更要有足夠的謀略,才能打開更高的空間。

榮昌生物是一家有抱負的公司。董事長王威東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說:“榮昌生物的目標是成為中國領先、國際一流的生物制藥公司。”基于此,榮昌生物針對全球尚未被滿足的重大臨床需求,持續推出原創性生物藥物產品。

戰略制定有定力,戰略執行有謀略。在具體業務戰略特別是產品路徑選擇上,榮昌生物注重以差異化“淬煉”管線競爭力,在國內早早就布局B細胞介導的自免賽道和ADC賽道,從而形成了在國內乃至全球范圍內的比較競爭優勢。

具體看一看管線適應癥的推進,榮昌生物并非盲目出擊,而是合理籌謀布局。

以泰它西普為例,作為一款靶向B細胞的自身免疫疾病藥物,泰它西普一大特點是適應癥范圍極廣:

B細胞異常誘發的多種自免疾病,包括系統性紅斑狼瘡、類風濕性關節炎、干燥綜合征、多發性硬化癥等諸多大適應癥。

很顯然,面對如此眾多的適應癥,如何選定并推進泰它西普的研發并非易事。對此,榮昌生物選擇的策略是:遵循臨床未滿足需求的急切程度推進。

例如,其首發的紅斑狼瘡(SLE)適應癥,便對新療法極為急切。根據平安證券研報,現有療法反應率不足、復發風險高、副作用明顯等風險導致:

病程≤4年的SLE患者中,僅約25%的患者經過治療可達臨床緩解,45%的患者將出現器官損害,此外,SLE患者4年內總復發風險高達60%。因此,SLE適應癥仍然亟需更為有效的治療方式。

這些現有療法的臨床痛點,既是一款新療法研發過程中的挑戰,也是希望所在。因為,對于真正具備實力的創新藥來說,現有療法的不足,只會減少其后續臨床和商業化的阻力,提高藥物的成功率。海外的Argenx便依靠這一策略,收獲近300億美金市值。

或許,榮昌生物也在復制這一路徑。除了紅斑狼瘡,泰它西普其它進度領先的適應癥,包括IgA腎病、重癥肌無力等,均存在現有療法遠遠得不到滿足的特點。

行之有效的臨床策略,不僅能夠大幅提高一款藥物研發的確定性,還可以讓企業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能搶占份額。在HER-2 ADC領域,榮昌生物在推進維迪西妥單抗核心大適應癥研發的同時,也在進行差異化布局。

當前,維迪西妥單抗針對肝轉移的乳腺癌患者臨床研究已進入III期階段,是國內該適應癥布局最為領先的ADC新藥,且獲得了中國藥監局授予的突破性療法認定。

與此同時,榮昌生物還在嘗試將其適應癥不斷前移,前瞻性布局了乳腺癌的新輔助治療適應癥。這無疑將會為維迪西妥單抗帶來更大的想象空間。

一方面,其針對的患者群體規模將會顯著增加。所謂新輔助治療,是指在手術切除腫瘤前,先使用化療、放療、靶向治療等方法對患者進行治療,目標群體主要是2/3期腫瘤患者。不管是美國還是中國,新確診的乳腺癌患者中,2/3期腫瘤患者比例最高。


640.png

另一方面,乳腺癌的新輔助治療領域,尚未有HER-2 ADC完成突圍。若維迪西妥單抗能夠取得先發優勢,必然會迎來新的增長引擎。

綜合來看,榮昌生物的增長,不是簡單的技術突圍舊故事,而是在技術與謀略相得益彰下,實現快速增長的新典范。

 / 03 /

出與立,交出提氣答卷

在出海成為必答題的背景下,如何完成這道題,是大部分藥企需要考慮的。但面對完全不同的環境,中國藥企出海的探索必然困難重重。畢竟,在海外臨床,不僅需要更高的臨床成本,更要有極強的臨床資源整合能力。

百濟神州的大力出奇跡注定只是個例,不具備復制性。那么,如何才能出海,并在海外立足?這一點,或許榮昌生物可以給我們參考。

從根本來說,榮昌生物的全球化基因或許在誕生的那一刻就已經具備了。畢竟,公司CEO房健民,加拿大戴豪斯大學博士、哈佛大學博士后,先后有多項研究成果發表于Nature Biotechnology等國際頂尖雜志,在海外有著多年的生物創新藥研發經驗,是國內為數不多的具有新藥發現、開發和商業化完整經驗的生物制藥企業創始人;

首席醫學官何如意博士,是原CDE首席科學家,在加盟榮昌生物之前曾在美國FDA任職17年,熟知中國、美國及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監管審查規定及審批程序。換句話說,不管是研發還是臨床、注冊,榮昌生物都擁有豐富的全球化能力。

不過,公司并沒有盲目出海,而是按部就班成體系穩步推進國際化。

逐鹿全球,榮昌生物先后在中國煙臺、上海和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建立3個研發中心,在中國北京設立了境內臨床及注冊申報中心,并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市附近建立了全球臨床及注冊分支機構,統籌安排、系統推進國內外注冊進程,確保IND申請遞交、新藥上市申請等關鍵環節的快速推進。至此,榮昌生物完成了從藥物的早期發現、臨床前研究直到臨床開發、注冊的全球化布局。

先來看看國際臨床注冊。早在2019年,泰它西普尚未在國內獲批上市,就已在美國獲批開展II期臨床試驗,并于2020年、2022年批準開展治療SLE和IgA腎病的3期試驗,目前III期試驗正在順利推進。這也為泰它西普埋下對外BD的伏筆。此前,摩根大通十分看好該藥品在美國的前景,并提高了榮昌生物的市場評級。

國際商業合作上,2021年8月,公司與Seagen就維迪西妥單抗的全球化開發及商業化達成合作。基于這一合作,公司收獲了2億美金首付款,以及24億美金潛在里程碑款。

目前來看,公司有望解鎖后續的里程碑條款。Seagen曾在財報中表示,維迪西妥單抗的研發已經屬于優先級別。前不久,榮昌生物CEO房健民博士在JPM年會上的演講中表示,公司正在與Seagen公司合作推進維迪西妥單抗的全球研發進程,包括該產品單藥或聯合抗PD-1單抗一線治療尿路上皮癌、二線治療尿路上皮癌(包含HER2陽性、HER2低表達)的關鍵/3期臨床研究。

上文提及,維迪西妥單抗與PD-1聯合療法治療尿路上皮癌的客觀緩解率數據,在全球Ⅱ期臨床研究中位居前列。若后續臨床繼續保持這一優勢,那么榮昌生物無疑能夠收獲豐厚的里程碑款。這無疑將幫助公司的出海之路走得更順、更快。

相比難以復制的氪金模式,榮昌生物或許更能夠給予大多數藥企出海啟示。因此,當我們談及榮昌生物出海布局穩中向好的時候,實際上是在談論藥企出海的一個真實樣本,而這也是中國藥企走向全球化、國際化的重要風向標。

 / 04 /

總結

基于榮昌生物的發展來看,具有戰略眼光、技術實力的創新藥企,韌性和潛力超乎市場想象,其在未來,勢必會不斷帶給我們驚喜。

而在當下,類似于榮昌生物這樣的中國創新藥企不在少數。或許,這也是中國創新藥持續向上的最大底氣。



來源:氨基觀察